赵进斌/怎一个大众娱乐文化群氓时代了得

我中华泱泱大国,眼下正值百花齐放盛世时代,按说电视节目应丰富多彩。但是每天打开电视,除了央视恬不知耻的歌舞升平,就是各省市要么同时播出一部国共手足相残的反特剧,要么就是已经播了十几年的垃圾古装武侠剧,再就是各省市卫视主打的集相亲、征婚交友类、胡侃乱谈娱乐节目,看着满身充满性欲的所谓盛男盛女,在一班喋喋不休地歪瓜裂枣主持人挑逗下,就身体上各个欲望器官插科打浑,故作正经。我有时无奈按遍所有频道,皆是这种男男女女装模作样地惨不忍睹娱乐,一怒之下只好关机眼不见为净。

要洞察时下中国世道人心的变化,最便捷途径莫过娱乐活动中看男的都想娶谁,女的都爱跟谁了。由亿万劳动者组成的纳税人出资、由各级政府掌控、由各路文化“精英”伙同各色男女流氓操办的大众传媒,都争先恐后地讴歌财富,肆无忌惮地嘲笑劳动,针扎锥刺着底层民众逼仄而灰暗的人生视界。随着市场经济恶性膨胀为市场社会,财富价值观一家独大,笑贫不笑娼成为社会的流行法则。在这类垃圾节目里,前些日子江苏卫视《非诚勿扰》有位女“嘉宾”在节目中喊出的“宁坐宝马车里哭,也不坐自行车后座上笑”这种老北京八大胡同妓女都未必喊得出的口号。引起社会争议、讨论。我有时随便浏览了十多个电视频道,发现其中有六个正在弘扬影视明星奢靡无耻的生活。娱乐文化的恶之花像黑衣女巫摇荡在道路两侧,欢送中华复兴的列车从阶级分化的丘陵地带直奔社会分裂的大峡谷。权贵勾结分享财富分配和唯金钱是瞻价值观上一统江山的社会,是对亿万底层弱势人群的双重围猎。不但将其驱往社会经济的边缘,还要将其逼入心理绝望文化的境地,就是这个社会现实的缩影。这个现实让我感到的更是忧惧。贫富分化哪国都有,但像中国如此铺天盖地灌输唯金钱是瞻的价值观、为金钱不择手段道德素养一再沦丧的则少有。

与此同时,又一盛世华章再现,东北王赵本山一掷万金的刘老根会馆近日在京城正式开业,庆典当天众多国内娱乐圈大腕明星前往云集捧场饕餮。即可看出时下的娱乐圈追逐财富像嗜血的蚊蝇在社会的糜烂伤口上团生麇集的无耻标志。

东北王赵本山靠央视从一个无名小卒到今天国内首屈一指的明星大腕,其不差钱的豪华生活令人惊叹。而央视也靠赵本山的小品忽悠得财源滚滚。赵本山已成为央视不可或缺的摇钱树,两者如此唇齿相依,名利金钱的媾合实是主要因素。赵本山拍摄的每一部电视剧不管水准如何都能第一时间在央视播出。尽管央视近年来的春晚的乏味和赵家军的穷途末路小品遭到众多网友炮轰,网络上一片硝烟弥漫,但这一点也不妨碍这他们之间的蜜月媾合。近日,赵本山在京城会馆开业之际又宣布《乡村爱情故事5》也乘势开机。对《乡村爱情》这部电视连续剧,我从未认真看过(当然是硬着头皮也看不下去)。这是因为我已经在各个省市卫视特别是东三省卫视上看够了赵家军的熟面孔和东北腔。剧中这些小品演员无论再怎么努力,他们的表演都摆脱不了低俗东北俩人转的小品表演套路和腔调。当然我不否认赵家军之前的《刘老根》、《马大帅》等几个电视连续剧我还是比较爱看的。其中喜爱的主要因素是因范伟的表演。赵家剧在缺少实力派范伟加盟表演后,其“连续“表演的水平已经呈现出江河日下态势。特别是《乡村爱情》这个系列剧,尽管赵本山的七大姑八大姨悉数亮相,但其表演水准我实在不敢恭维。赵本山如果有自知之明,应该别在浪费时间和金钱来拍摄狗尾续貂的《乡村爱情》续集,说到底胡编乱造嘲笑农民弱智的《乡村爱情》电视剧早就该寿终正寝。但是据央视等权威调查数据说,《乡村爱情》连续剧的收视率屡创新高。在时下中国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字都屡遭网民炮轰、垢病,更别说由金钱在幕后主导的”收视率”了。这种伪“盛世”情结主导的把戏,铁道部原发言人王勇平的“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雷语已经作了最好说明。

近日,清华大学哲学系教授、著名文化学者肖鹰在其评论文章〈〈赵本山,大众文化“劣根性”被其不断放大〉〉中谈到:现在的问题是,大众文化不仅单项强势发展,挤压精英文化,而且走向严重的“三俗”。比如,赵本山及其演出团体,尽管从专家、学者到普通民众,都越来越强烈地表达出对其表演的反对和批评,但是,一些媒体却执意追捧赵本山。这样的文化生态,怎么可能形成大众文化的健康发展?赵本山现象表明,没有精英文化的制衡,大众文化的“劣根性”就会被放大而且恶性发展。很大程度上被大众传媒所制约、塑造、诱导、限制。例如赵本山要继续“把持春晚舞台”,宣称“因为受广大观众的欢迎”,然而事实上,无论从身边感受,还是从网友言论都表明,反对赵本山再上“春晚”的公众呼声一年更胜一年。但是,大众不得不年复一年地接受 “春晚离不开赵本山”的事实。

赵本山等人近年来的无论是刘老根大舞台,还是黑龙江卫视的本山快乐营,这类娱乐节目皆是由赵家军的一班歪瓜裂枣式演员,十几年如一日地对亿万农民进行嘲讽讥笑,其节目水准一直和中国农村几百年来农民祖辈流传的“傻子走丈人”的口头笑话层次相媲美。这就是传统赵家军美其名曰“满足老百姓的需要”的大众文化娱乐。赵本山用他以一贯之的口号“大俗就是大雅”来应对批评他表演低俗的舆论。试想,赵家军几十年一成不变地取笑残疾群体,农民形象永远不是脑子少根筋,就是脑子进了水的人生处世方式形象。这样的“大俗”能被公众认可为“大雅”吗?赵家军问题是什么呢?他们认定大众只有一种欣赏趣味,就是低俗。他们不知道老百姓的欣赏趣味是多层次的,更不知道老百姓的需要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发展、提高的。当今中国广大的农村老百姓,经历了30年改革开放,经历了中国国际化的大发展,他们的欣赏情趣、品位,获得了极大程度的丰富和提升,在“现代文明”的内涵上获得了非常大的发展。但是,赵本山们仍然以30年前的眼光低估并且蓄意误导“老百姓的趣味”,这当然难让大众买账。如今的赵本山愿望是让赵家军永远霸占央视春晚。可以预见,只要央视的垄断地位不改变,这种以金钱为标准乌烟瘴气的双簧就有可能永远唱下去。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在赵本山的京城会馆开业10天前,北京文保人士曾一智向东城区文委实名举报———赵本山的刘老根会馆涉嫌破坏文物原状。文保人士实名举报其所占用的四合院中,有一个为不可移动文物“晋翼会馆”,该会馆被改造成最低消费18万元的私人会所,且怀疑在装修中被改变原貌,屋顶增加罩棚,院内设游泳池等。市文物局已介入调查。

可以预见的是,在中国时下由社会巨大贫富差距造就的仇富心理阴霾弥漫,这从网上不时曝出一些富人为富不仁出事时,网络上都是一片拍手称快声。但愿赵本山有一天别因其忘乎所以为富不仁,吊在自己造就的金银山歪脖树上,被破鼓乱人捶。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