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花花不语,为谁落?为谁开?算春色三分,半随流水,半入尘埃。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女子的了,只记得,当她手执桃枝站在南国的春风中吟唱这首小词时,我的心头泛起了无限惆怅。

泪眼问花花不语。程英似是在感叹落红的凋零,却又似在吟叹自己的宿命。再娇艳的花朵,也挡不住流水的无情,再娇美的红颜,也终究敌不过时光的飞逝。

看过《神雕侠侣》,没有喜欢上杨过和小龙女,却爱上了那几个为情所苦的女子。而女中君子程英,也许是这其中最值得玩味的一个吧。

在《神雕侠侣》中,程英的出场次数并不多。不及公孙绿萼凄美,不及郭襄人见人爱,更比不上小龙女的主角地位。程英给读者的感觉,始终是淡淡的。淡淡的相思,淡淡的哀愁,淡淡的执着,淡的差点让人们忽略了她的存在。可就是这样一个着墨不多的女子,却偏偏在我的心头留下了一抹浓重的痕迹。

一直以为,程英是金庸笔下淑女的典范。不施粉黛,一袭青衣,程英的美,是江南水乡的灵秀产物;可口的小菜,鲜美的粽子,也许比不上黄蓉的高超厨艺,却一样也是美味佳肴。洁净的草屋,简朴的布置,环境的幽雅流露出她品位的不俗。对表妹,她爱护有加,对杨过,她悉心照顾。与人交往时,她不露锋芒,温和有礼;生死关头,她临危不乱,气度从容。就连她对杨过的爱,也是发乎情,止乎礼,矜持有度。

这就是程英,一个澄如清水,温润如玉的女子。她就像是一杯淡雅的清茶,幽香阵阵,沁人心脾;却又似一支空谷幽兰,于无人之处独自绽放着自己的美丽。

小龙女爱杨过,她爱到淡漠生死,惊天动地;公孙绿萼爱杨过,她用生命来见证自己的无悔;郭襄爱杨过,她将相思写进了一生的漂泊寂寞之中。而程英爱杨过,却是将感情默默的藏在心底,只是于一些不经意之处,才流泻出无限的爱意。“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程英将女儿心事写进字笺深处;“瞻彼淇奥,绿竹猗猗”,一支洞箫,吹奏出了无限柔情;清泪点点,流泻出的,是对杨过断臂的心痛;为杨过缝制布袍,一针一线缝进去的,是无限的深情。这就是程英的爱,含蓄,克制,腼腆,看似并不强烈,却是浓极而淡,细水长流。

《神雕侠侣》是金庸小说中情感极为强烈的一部,然而,就是在这满篇浓烈的爱恨情仇中,却偏偏有这样一个女子,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淡淡的美丽着,用她淡淡的美丽,在人们心头刻下浓浓的哀伤,用她的柔顺和温婉,为神雕写下一抹最明丽的色彩。

至今仍记得,当程英看到杨过在她缝制的布袍下,仍然穿着小龙女缝制的衣服时,程英心头的那份酸楚。“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绝情谷底,杨过表达着他和小龙女之间爱情的忠贞不渝。心痛了又怎样,缝制了布袍又怎样,对于杨过来说,就连衣服,竟也是新不如故。
最终,程英只能对着满山的浮云,落寞而叹,“三妹,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你又何必烦恼?”程英虽是在安慰表妹,自己却早已悲不自胜,泪流满面。

读罢程英,不禁掩卷而叹,潇洒淡泊如程英者,仍不能堪破情关,“情”之一字,究竟是为何物?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程英的青春年华,终究还是随着满山浮云,随风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