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目的是什么?株洲市第2中学高级教师《入学教育课》一文的作者竟说:“读书就是为了挣大钱娶美女”,大家“如果说不服我,我今后依然这么教育学生”(见4月20日《中国青年报》)
我佩服这为先生说“真话”的勇气。几钱年来,我们的教育不就是以此来激发学生读书的积极性吗?“学而优则仕”,不就是说学习成绩好者,可以做官吗?做官为什么?“当官发财”是众人皆知的目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种栗……”不也是说“读书是为了挣大钱娶美女”吗?在这种“读书是为了挣大钱娶美女”的激励下,多少人“头悬梁,锥刺股”拼上老命也要把书读。
看来这位先生的读书观只不过是“学而优则仕”的发扬,只不过是“书中自有黄金屋”的光大 。但仔细琢磨琢磨,他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有不少读书者就不是为了“挣大钱娶美女”(譬如本人干脆就不读书^-^)还有古人文天祥就读了不少书,当了不小的官,赚了比一般人多得多的钱。但他在关键时刻能毅然决然的献书自己的生命,并写书了震撼后人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古不朽诗句。当时倘若他改变了自己的立场,投降了敌人,还不是照样能“挣大钱娶美女”吗?由此看来,他的读书,他的为人,并不是“挣大钱娶美女”。
记得著名学者张中行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做人有四种境界,一是舍己为人;二是利己利人;三是利己损人;四是损己损人。第一种是高尚的人,有德行的人,是有着崇高理想的人。这种人在数量上是少数,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达到如此境界;第二中人是多数,他们即为自己的利益奋斗,同时他们的行为也有利社会;第三种人大大少于第二种人;第四种人极少数,否则天下非大乱不可。
既然人的平行可以分为四大类,那么这为先生的“读书就是为了挣大钱娶美女”,“个人的价值实现了,才能实现社会价值”的说法不是“很现实”么?不是也有一定的积极性么?
唐太宗李世民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发于中,仅的为下。”(《帝范》卷四)意思是说,以上等的作为准则来效法,即使达不到上等的,也可以得到中等的;以中等的作为准则效法,如果达不到中等的,就只能得到下等的了。
教学生读书如此,要他们为祖国、为共产主义理想去拼搏、去奋斗,也许除了一部分学生可以达到这种境界外,大部分学生只能达到张中行先生所说的第二种人的境界,即利人利己。大而言者,也就是“做到实现自己价值的同时,也实现了社会价值”。现在这为老师直接要学生“读书为了挣大钱娶美女”,置祖国、理想于次要地位,这种要求只能使大部分学生达到“故为其下”的水平,做到张中行先生所说的第三中人(损人利己)或者第四种人(损人损己)的境界。成克杰、胡常青、徐其耀(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之流,正是这方面最好的典型。成克杰受贿4000多万元,长期和李平鬼混;胡常青受贿500多万元,既包二奶又嫖娼;徐其耀受贿200多万元,情妇达几十人(《知音》2001年4期),他们又是什么下场?
由此可见,“读书就是为了挣大钱娶美女”的指引思想,是非常可怕的。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培养书的学生,只能是道德滑坡,良知泯灭。他们为了金钱、美女,很可能抛弃人类的一切美好情操,成为社会渣滓。(转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