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爹在中国古代,不是游戏,而是铁打的规则。国王的儿子当国王,皇帝的儿子当皇帝,是谁也无法动摇的。一个人,一个家族只要跟皇帝沾了边,都会享受到这个铁打规则给予的恩赐。就是一个排名最后的妃子,家族里也要有30多人受到册封。但是皇室的人员是有限的,能够拼爹的人也是有限的。皇帝的一个儿子当了皇帝,其他的儿子就只能望洋兴叹,皇帝并不会把宰相和尚书让其他的儿子来担任。

随着时代的变化和社会分工的细化,拼爹的队伍日益扩大。不但官员们的儿女可以拼爹,豪绅的儿子也可以拼爹;大商人的儿子可以拼爹,强压一方的黑社会头目的儿女也可以拼爹;当红歌星的儿女可以拼爹,就是不大的学校校长的儿女也可以拼爹。只要自己的爹有点人五人六的样子,都可以拿出来拼一拼。

很多人拼爹,拼来拼去,让拼爹成为一种社会游戏。但是,中国太大了,很多人还是无爹可拼的。没爹可拼的孩子很吃亏,无爹可拼得孩子很无奈,无爹可拼的孩子很犹豫,无爹可拼的孩子很可怜。无爹可拼的孩子孤零零的生活,踽踽而行,成为先天的弱者,在某一个长夜默默的叹气。

谁在中国无爹可拼?首先是农村的孩子。他们头顶着高粱花子长大,脚踩着泥泞长大。至今在拼爹的队伍里,还没有一个农村的孩子说:“我爹是农民”。别看很多人吃着农民种的粮食长大,在他们的内心,最不把农民当人看待。农民的儿子怎么会说“我的爹是农民呢”?我有本家的孩子前几年考上了大学,他的父亲找到我帮忙贷款给孩子交学费。那天很热,我从冰箱里给孩子和父亲每人一个可乐。农村的父亲很择己,把可乐放在茶几上。孩子把可乐拿在手里,看来看去,没有打开。父亲说:“娃子,你想喝就喝吧。”但是孩子看看可乐罐子,和父亲一样放在茶几上。父亲忽然眼泪冒了出来说:”娃子,你上三年高中,真是没有多花一分钱啊。连可乐都不知道怎样打开。”我把可乐打开递给孩子,自己也眼泪丝丝。这样的孩子跟谁拼爹?这样的孩子哪来勇气拼爹?这个孩子读完了四年本科,又考上了华南一家出名大学的研究生,基本没有回过家,所有的时间都在挣钱养活自己和自己的学业。他们虽然在城市读书生活,但是因为自己的爹在农村种地,而自己生活的十分窘迫。

不敢跟别人拼爹的还有曾经风光过的最好系统的失业人员。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供销、商业,粮食系统都是很好的系统,在这些系统的工作的人都是很体面的人,他们的孩子成为那个时代拼爹的胜利者,都进了自己老爸工作的系统,成为一个很体面的人。谁知时过境迁,这些系统成为最早瓦解的系统,生活体面的群体,成为首先失业的群体。他们的儿女们便失去了拼爹的基础,成为拼爹时代的郁郁寡欢者。这部分人在国营干惯了,自己很不适应新的经济形势,做生意总是做的赔多赚少,让自己的孩子最早失去了拼爹的资本。

不能拼爹的还有地方国营改制后或破产后的提前内退的工人。国营企业改制,肥了国营企业的老板,却让这些企业的工人瘦了下来。还有能把企业弄破产的厂长,自己承袭了破产的企业,工人却内退了。这部分人的孩子,显然失去了拼爹的经济基础物质基础。内退的工人不到退休年龄,领取的内退金只够自己最低的生活。这部分人文凭不高,文化水平不高,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差,基本找不到一份满意的工作。零碎的杂工只够自己的烟酒钱和一部分小花钱,很难顾及到自己孩子的教育。在办的各种补习班里,大多都是比较有钱的孩子,这部分人员的孩子很难进去。让他们拼爹,他们拿什么拼?

在城市一角艰难经营的年龄偏大的进城农民的孩子,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同别人拼爹。现在的农民工,分两个层面。一个是年轻一些有初中高中文凭的,一般都在一些企业里打工,过着低工资的现代化生活。他们无爹可拼,只有青春是自己的资本。上班睡觉,睡觉上班,成为他们生活的唯一模式。他们的娱乐就是几个老乡喝酒聊天,既没有乡愁,也不会厌恶城市。尽管他们是短期的城市工人,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加,他们都是城市的流浪者。他们根本就没有跟任何人拼爹的可能。一个是上了年龄的农民,自己进城很多年,进工厂没人要,只有在城市角落干那些脏活累活。他们的孩子显然是漂流的一代,有学校上学了,就上几天,没学校上学了,就跟父母一起干活。没有土壤的城市,尘土都带到进城农民孩子的脸上。这些孩子,在拼爹时代没爹可拼,他们的未来令人担忧。

还有一个更令人伤心的无爹可拼得群体,就是那些从农村走进城市读书的大学生。他们毕业了城市没有他们的位置,却根本不想回到自己的农村老家。他们宁可当蚁族。住在一个盒子一样的房子里,也不愿意回到自己老家那个空落落的大院子里。他们虽然穿着西服,打着领带,显得文雅,但是在城市生活,更需要有一个好爹,更需要在拼爹的时代有一个立足之地。他们无爹可拼,是一个悲剧。毕竟,农村的爹贷款给他们上了大学,他们没有能力回报自己的父母,那是多么令人伤心啊。城市不需要他们,乡村也并不是多想接纳他们,没爹可拼的乡村大学生,浮萍式的生活将会伴随他们很长一段时间。

拼爹本身,就是社会肌体上派生出来的一个肿瘤,是社会生活不公平开出的恶之花。不断地拼爹,不断冲撞社会弱势群体脆弱的神经,拼爹这样的事情就越是会被社会放大或扩大,逐渐的演化为社会矛盾的试金石。什么时候,中国的孩子们都不以拼爹为荣,所有中国人的爹都是谦谦君子,让孩子感到拼爹这个概念很可耻,谁还回去拼爹呢?谁还会大喊我爹是某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