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事说起有关写博客的事,不由让我想起曾经不知道是在哪里看到的有关于“强迫症”的文章,我就琢磨着:如果得了“写博客强迫症”,也未尝不失为一件美事。

现如今的人们,问起写日记或是写信,大概不能理解其义,如果说是“写博客”或是“发依媚儿”,那肯定是想当然的再也明白不过了。

像我这样的一个“80后”出生的人,不免也无辜的被牵扯进了这个网络信息时代,某日我悲惨的发现,我自己已经悄悄的患上了一种叫做“电脑强迫症”的东西。

对此,我曾经惶惑不已。

大概情形是这样的。每天上班期间,如果不是坐在电脑面前,心里就郁闷得发慌,好像丢了什么,总觉得两手空空,像需要某种实质的东西似的,其它事情一概无法提起丝毫兴趣,一旦双手摸上键盘,心里一下子就变得充实起来,反正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或是玩了些什么,既不玩游戏也不搞正当事,就这么在网络里忽忽悠悠,一整天就过去了,直到饥肠辘辘时,才猛然发现一天的事情没有一件办好了的,比如说好了要寄出去的物什,又比如说好了要陪老婆逛的街,又比如说好了要修的马桶,又比如说好了要去剪的头发,甚至早上起床时就想好了今天要刮胡子等等这类琐事,一概忘记得一干二净,这类事情不胜枚举,总之是只要扑到电脑跟前,恐怕天当真塌下来我也丝毫不能察觉。

有一件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情是这样的:某周六早上,老婆架好了电磁炉,上好了锅,放好了水放好了一锅的猪脚,她交待了一句就出门去了,似乎是叫我到时间了就去关电云云。

似乎这时间也没过去多长,我就闻到了一股强烈的焦臭味,我无动于衷,继续玩那电脑,过不了几分钟,竟然有一股黑烟冲进了我的房间,我心里就纳闷了,邻居怎么这么早就做晚饭了?

迷迷糊糊的,我根本不想理睬那些黑烟了,反正它又不会影响到我玩电脑,至于老婆早上出门前交待的事情,早已经忘记到九霄云外去了。

正当我乐在网中央时,厨房那边传了老婆大人的尖叫声,我才省起老婆回来了。但老婆干嘛尖叫却让我颇为费解,正当我揉着腥忪的睡眼慢腾腾的挪到厨房时,只见老婆提着焦黑的锅子怒气冲冲的瞪着我。我十分纳闷,小心翼翼的轻声问:你提着那东西干嘛啊?老婆听了,哭笑不得的大吼一声:给你吃啊……

以上事实比比皆是,充分证明我那“电脑强迫症”的可怕和严重性,后来老婆跟我分析的一番话让我惊出一身冷汗,她说:试想,如果不是电磁炉的电线质量太差烧断了,会发生什么事?

我想:那不是得感谢这个厂家生产出来的劣质产品?

如今,我依然如故,就拿昨天来说吧,那洗衣机里的水全冲到了我的电脑桌下,我还以为是老婆大人在拖洗地板呢。间中我也曾想过摆脱电脑对我所施加的控制,但是一旦没有了宽带网线,我便像是成了无主的灵魂,浑身没劲,生不如死,这种体验我相信在戒烟戒酒者的朋友们那里,必是深表同感的。

每天进家门,换鞋、脱外套然后坐到电脑前,开机……

其实,大概“博客”就是在像我这样子的情形下产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