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漫步云端,然而人们说那样过于轻浮。于是,我“咣当”一声落入凡尘,掷地有声。从此,人间便为此无数次茫茫然。

我突然有种害怕,我不敢如此的去爱,去接受,去生活,这样一来,命运远远的抛弃了我,我变成一个永远赶不上前的笨小雁。我欲哭无泪!

我跨过山,越过海,闯过苦难,直达心门时,佛说,你回去重来吧!

有位红颜知己曾告诉我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相逢时的一笑。是的,她对我说这句话应该是对我们缘份的一种肯定,然则我当年并不明白,原来也可以如此简单。我从此抛开其它,专志生活,我发现我改变了生活,但生活却一点也没把我改变,身旁的朋友一个个远去,老去,结婚、生子、立业……变了,什么都变了,唯一不变的,只是我的喋喋不休!

庄子著《逍遥游》而梦中化蝶,其上可遮日月,下可及达北冥的魄力,最后仍然不免作茧自缚,可悲可叹。人世凡几?但求如此而已。

说起哲学,最是让人心疼,因为说起这个,就苦恼,不外乎伤身伤心,现实却又在某些方面让你常常有如锥心般的痛楚,于是转来形而上学,意识形态的转入接代,可让你我暂忘记过去,暂忘记未来,甚至暂时忘记现在。

朋友,你开心吗,真的开心吗?电视里的女主持人最爱用这句话来扇动观众的情绪,于是我便想问,当你如此开怀的时刻,想过接下来的落寞吗?

不论怎样,反正不是生活死,就是我亡,但我绝不低头认输,我常自苦想,这样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过得去吗?很多朋友说,过得去吧,反正这也叫活着,这样我就看出了本质的内容——其实就是欺骗自己说:一却美好。

不由想起儿童时代读过的有关文革时期的大字报,说:我们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想想真是好笑,国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近百年过去了,到今天,我连过个安稳日子都不能得,怎么跑步呢?吃了上顿担心下顿的日子不好过呀,何况生活里这样的人多得去了,何止我一人?

正是这样的生活,叫我难堪啊。我不愿意去往人多的地方凑,因为我看不到那里有光明,或是有些希望,看到的只是虚伪、狡诈,以及不可思议的荒唐。
于是,我一贫如洗,朋友说我个性太强,是的,我不否认,有什么好否认的,就是这样子嘛,他们个性不强,可是跟我现在过的生活又有什么不同吗?我想也没什么不同。顶多,就是多了一项说我的权利罢了。

我争强,我好胜,但我只是说说而已,其实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吃了上顿不用愁着考虑下一顿的着落在哪里,很简单,很好笑,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