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小心翼翼的敲打着我的键盘时,令我万分痛苦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发现已经无法再整理出一些完整的句子了。

诚然这是可悲的。屈指算来,从真正走出校门的那一天算起,已经整整六个年头了,而这六个年头,我做了些什么?显然,根本无从计较。

毕业那一年,我是诚惶诚恐的。吃了不少惊,也吃了不少苦头。而那些苦头曾经一度成为我挣扎在生活边缘时的勇气与力量的来源。我曾经十分的珍而重之的保存着它们,记录着他们,那时候,我用的是笔头。然而,今天,当我想用键盘再一次记录下我这些年来所经历的悲喜欢愁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屈辱和悲伤便从键盘深处涌进我的苦心。

是的,我承认面对键盘时,我无力编凑苍白的文字,即使是苍白到毫无点滴情怀。进而推断,我已经失去了用文字表达情怀的能力,同时也失去了一颗赤子之心。

多么重要的赤子之心啊,我居然在岁月悄无声息里,随手丢弃了它。

在福建教学的那一些岁月里,条件艰苦、经济拮据,那时候的我,最富有的,就属十多平米的房间占了一半空间的书籍了,我没有钱、没有方便面,也没有电脑和其它。唯有书,它是我的良知,也是我的赤子之心。

在工作之余,我有时间抱着书看一整个下午,或一整个周末,我有时间慢慢品尝孤独和寂寞,用大把的时间苦思心中那种无以名状的苦闷,于是,笔尖所流淌出来的文字,便不显得太过于苍白,即使苍白,也是苍白得有力。在无数个午后的黄昏,对着窗外的那一抹艳丽的夕阳,感叹命运、感怀时情,偶尔兴起,也可以随便写上些毛笔字,即使无聊、即使空洞,也是那么有情,只要有情,就有赤子之心。

寂寞造就文采、孤独玩味风流。的确是这样的,没有命运的大起大落,只有靠玩味孤独、品尝寂寞,才能把住情怀,或者干脆随意坠落,兴许能够玩起一些意思。

很多世俗人不懂得为什么那么多文人会走火入魔,那么多明星艺人会吸毒,如果真正体会过失去灵感的痛苦,就能真正体会他们。是的,失去赤子之心,就是失去灵感。

赤子之心、希望、灵魂、憧憬、灵感、情怀等等词汇,莫不是说明一个道理,不甘平庸就会被平庸打倒在世俗里。

我们的父辈们,在那样艰苦的岁月里,他们满怀豪情,正是因为他们有灵感、有赤子之心,他们满含信念。而这些他们所曾经拥有的东西,在我们身上,已经所剩无几。

而曾经经历过苦难的我,本应该有一些那类让生活有意义而实在东西,但一梦醒来之后,已经消失无踪,之所以我喜欢听“绿野仙踪”这类曲调,完全是因为它们能让我的昏昏愕愕的日子里,保有一点情怀,一点赤子之心。

深圳往往与“遍地黄金”这类骗人的鬼话是放在一块的,不知道欺骗了多少无辜的可怜人。他们背景离乡,完全是冲着这句话踏了进来。然而,深圳除了遍地黄金,它什么也没有,物欲横流啊。

我喜欢在下班后独自站在天桥上,看着满大街的人头涌动。我发现一个十分特殊的画面,那些匆匆忙忙的人群里,阴霾永布。人面的脸上,除了汗水,就是“黄金”,他们睡觉也是“黄金”、吃饭也是“黄金”,连走路都是“黄金”  。这些“黄金”真的那么重要吗?不知道,只要我一天呆在这个城市,我永远也无法弄明白,这些“黄金”有多重要,或者是说,这些“黄金”在这些忙碌的人群里,有多么重要。

我常常扪心自问:深圳除了“黄金”,还有什么?是的,它除了“黄金”,什么也没有。没有灵感、没有快乐、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激情、没有希望、没有友谊、没有赤子之心……

我活了27岁,直到今天还没弄明白赤子之心有多重要?“黄金”有多重要?我也在深圳寻找“黄金”,我需要它,但赤子之心和“黄金”,我更需要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