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们竞相奔走,为奥运而狂欢之际,我却半点兴趣也无法提起,生活的困扰,人事的烦恼,种种世俗,占满我的整个天空,我在生活的贫困边缘一再挣扎,面对人们的盛事,我无动于衷……

是的,那样的盛事实在是值得庆贺的,然而我还需要生活,我需要生存,我因此而放弃了快乐、甚至放弃了一些我以前认为十分重要但不太实际的东西,朋友说我变了,是的,我实在是变得一踏糊涂,我不再志气高昂,我不再有理想,我不再浪漫,我也不再有灵感,我有的就是赤祼祼的现实,赤祼祼的实际,为每天的生存而挣扎不休的怒吼,我知道生活终有一天会毁了我,也可能放弃折磨我,让我因此而富有,同时变得有理想、有快乐、甚至悠闲而狂欢……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那一天,我也不期待有那么一天,我只是睁开挣扎的双眼紧盯住今天,不要让我在今天便一败涂地。

挺住今天,期待明天,才是我在别人狂欢之时要做的事,挺住,我的今天……

在我身上,今天有没有能赚到饭钱,是最最重要的事情,有些人,那些富有的人,他们的事情比我多得多,他们可以为奥运狂欢,可以为某些娱乐头条追根究底,他们也可以搞慈善等一些看起来十分华丽而富有的事情,他们也可以去冒险,可以去旅游,甚至可以整天无所事事的大骂世道无常,他们抱怨生活、抱怨物价上涨、抱怨猪肉不好吃、抱怨海鲜没味道,他们十分幸运的学着太极,十分热情的爬着山,并且他们以能吃到一些山上的在我看来十分难吃的东西而兴高采烈。

在他们来说,能在欢乐谷的“秋千”上荡上一两回合而不被吓得双脚发软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事情,甚至是能大胆的走上戏台说上两句话,也是十分了不起的事情,我不知道这些事情在他们来说是那么的困难重重而干起来却兴高采烈的到底是为什么,我想,如果他们有一天,像我一样,每天都在饿肚子,每天都在为了明天的伙食费从哪里赚来而烦恼,每天都在为了是否能够存点钱买房子娶个老婆而苦恼不已时,他们是否还会觉得猪肉不好吃?是否还会觉得海鲜没味道?是否还有时间常常去爬山?是否还会乐此不彼的常常抱怨世道无常?

那些富有的人,他们是否知道,吃药的苦跟吃生活的苦不一样?他们是否知道,吃川菜、湘菜的辣,远远不及生活贫困的辣?他们是否理解,面对生活的无奈,那份酸楚,比起那些偶像剧里的爱呀、情呀、分手啊的,是如何的酸楚伤心?如果他们感受过生活的无奈,感受过生活的苦楚,他们还会为了一些不知所谓的爱情而痛不欲生吗?

试想,一个整天为了争得一口生存的气息的人,如何保证他有快乐?有些不知生活底细的人说:你看,那些在沿街乞讨的乞丐,都是如此的懂得快乐和开怀。万万没有想到,这些所谓的乞丐,他们的收入,一天可能有上百元,他们有何苦可言?

真正困苦不堪的人,他们会为了儿女能上得学,而四处捡破烂、每个星期卖一次血;真正困苦不堪的人,他们会为了过年时吃上一顿肉,而起早贪黑,将家里仅剩下来的一点粮食拿到了市场上去卖,结果被米贩子吃斤少两,最后只给儿女买回来了一堆快烂了的猪皮……

朋友,当你亲身经历过这样的生活,你还会觉得失恋是一种痛苦吗?你还会觉得看不到一场200块门票的《赤壁》电影而苦闷不已吗?你还会觉得中央空调开得太大吗?你还会觉得坐公交车太挤吗?你还会觉得自来水的味道没有矿泉水的好喝吗?你还会觉得坐“过山车”就叫勇敢吗?你还会觉得学游泳是一种折磨吗?你还会觉得零花钱不够花吗?你还会觉得你生活很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