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们俩走到一起后,妻与我多年来形影不离,可以说两人从未离开超过三天以上。这一次她出差一去就是一个月了。我顿感失落和彷徨,每天上下班孤独的一个人走过那些路,想起曾和妻一起牵手走过,心头一阵离愁别绪。

妻离开的一两周里,我疯狂的失魂落魄,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更不知道如何打发这种孤独和落寞。每天下班回家走进家门,整个大厅空落落寂然无声,凄清如许。我开始讨厌回家。

我每天脚步匆匆,开始逃避寂寞。我拼命往人多的地方去,哪里热闹我往哪里钻。约一大帮朋友喝酒吃饭,喝酒喝到半夜。或者一个人坐在人来人往的肯德基或麦当劳餐厅里玩手机、上网、打游戏,甚至一个人跑到电子游戏厅里疯……

我以前并不喜欢这么做,如今无非是为了暂时抛开对妻的思念,我的思念如此强烈,以至我无法透过气来。妻的笑、妻的温柔,妻嘟着小嘴巴的可爱的样子,在我脑中挥散不去,我一阵阵晕眩。

一个月,我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漫长等待……

我知道,我爱妻,妻也爱我,每个夜晚,抱着电话机,只等妻来个电话,不然长夜漫漫,教我如何入眠?

到如今,如何还不能体会“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个中况味?

多少个严寒酷暑,多少年来双宿双栖,其中欢乐自有痴情儿女才会懂得。可如今形单影只,即使渺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又向何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