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边城早在沈丛文先生的文字之中从小在心里扎下了根,遥想傩送、翠翠的边城往事,以及神秘的湘西赶尸匠、苗疆蛊术等,让我对凤凰边城的神奇总怀抱一种梦幻般的向往。

“若是阿哥来看妹,一定要来沱江河,沱江的妹妹多,个个都要唱山歌。”对于湘女的多情,相比起来,凤凰的男人温婉多情。从沈丛文的杂文散记中不时流露出的对其妻子最细腻的牵挂和怀念,显示凤凰男子的深情专一。那轻柔细语,亦只有渴饮陀江清泉的凤凰男子才能表现的温软绵滑和温文体贴。

“伊从梦中赶来,高高挑挑的在岸边一站,沿河的船虽万万千千,我的船你自能认出。不用招手,不用叫我,船儿转了弯,自会泊到伊的梦中。”无数文人墨客曾为此而留连忘返于凤凰的山水之间。

一时的主意,令我圆了边城的梦。深圳晚上的火车,第二天清早赶到怀化,顾不上吃早餐,立马转汽车去往凤凰。怀化到凤凰的路那个烂啊,实在是不想恭维,颠簸得我七荤八素,一清早的兴奋荡然无存。这个季节的雨也特别的多,湘西是个山区,时常霪雨霏霏,整条盘山公路长期被雨水侵蚀,变得坑坑洼洼,随处可见骇人的山体滑坡。不知道怀化跟吉首有何深仇大恨,就是老死不想往来,何不捐弃前嫌,一起修条高速公路?怀化到凤凰本来只有2个小时的车程,结果我们愣是走走停停,花了五个钟头才到。

不过当汽车在怀化与凤凰交界处停下来后,我们换乘了凤凰城的公交车,一进凤凰城,景象耳目一新,一扫路上的阴霾。

在我的旅游体验里,我更加喜欢那种人文气息厚重的地方,然而现今商业文化太过横行无忌,因此每到一地,尽管这里曾经因为无数文人墨客而清静过,但仍然无法在现今物欲横流的世界里,独享一隅的清静与自得。边城凤凰如是……

旅游,不外乎亲近自然、体验人文,如果为了购物,大可不必来到旅游之地。然而整个凤凰城的厚重,却无法逼退汹涌而来的商业文明。满城都是卖些劣质工艺品和劣质食品的商铺,街道在地摊的挤压下,已经失去做为通行的起码功能。

我最大的失误就在于,来凤凰是一时的冲动决定,因此没有提前预订酒店,结果我们冒雨在凤凰城里整整跑了一两个小时,跑遍所有酒店,那种吃尽闭门羹的痛苦,在以后的旅游过程里,绝对不允许再出现。

凤凰的古城与商业街道形成鲜明的对比,古城厚实无华、英气内敛,商业街拥挤不堪、喧闹嘈杂。酒店一律都在闹市街区,同行的朋友告诉我们,其实到古城里靠沱江边找个农家客栈住宿,更会别有一番情趣。

十分遗憾的是,在我们寻觅了一个多小时后,发现所有古城客栈一律客满,难以想象这么一个小小县城,竟会招徕四方如此之多的游客。最终我们到商业街区那边找了一家十分难以满意的酒店将就住宿一晚。

折腾完住宿问题,已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凤凰边城的夜晚少了深圳的繁华,尽管游客如织,整座城区仍然有大部分街道难以行走,皆因街道黑暗又没有路灯,只有那些商铺照出来的些许灯光。

对于凤凰景区的美食小吃,早有所耳闻,当然我们迫不及待的,就是要一尝凤凰苗家血粑鸭的味道。

虽然景区餐馆宰客已成常规,然而就着这么一桌血粑鸭,以及其他在深圳见都未见过的山中野味,还有店家特意送给我们的一壶当地特酿的弥猴桃酒,我们当然的开怀畅饮,将酒饱饭足之后的“挨宰”早已抛诸脑后。

一睡醒来,边城已经笼罩在如纱的薄雾之中,像是千年来无法抹去的淡淡哀伤,一种古朴的味道迎面扑来,我睡意全无。只想马上去泛舟沱江,一睹其芳颜。

凤凰作为古代重镇,当然休息养民是它的主要功能,因此我们所逛所到的每一砖一墙都是边城人民的居所,它们就这样历尽沧桑,在深受苦难的中国历史烟云里毅然决然的保存了下来。它们的生命力如此顽强,以至于那些断壁残亘,都是那么活泼美丽。凡是带着故事的一物一景,我都觉得它们实在是非常之可爱,我爱那种人文气息胜过千山万水。

沿着青石板路边走边看,街道纵横交错,每每经过十字路口,恍然有一种时空交错的错觉,仿佛自己置身千年前的古代街区,强大的历史时空感压迫而来,激动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我已经用词匮乏,除了古朴、厚重,实在无法再想到有什么更好的词语来叙述凤凰边城的美丽。跟丽江相比,凤凰庄重醇厚,丽江活泼可爱,各善胜场,各领风骚。

沿古道一路向西,在边城凝重的城墙上往下望去,沱江正像一位温婉的美丽神女,自西向东缓缓流动,沱江水清净得如此温柔,一如沈从文笔下的翠翠的山歌,轻畅快乐,青春动人。

正是由于蒙蒙细雨之下,一层轻纱般的薄雾由江上升起,将凤凰的味道放在了城市与山村的交界处,那种美和不一样的生活气息,令人心情畅美。很多游客惧怕细雨,都躲在了酒店了,给了沱江难得的宁静,它尽情的散发着青春美丽的情境,似乎偷下凡间畅游的仙子。沱江边有原住民在洗衣物,商业文明和旅游业的冲击,没能改变他们千百年来的生活习惯,洗衣棍抡起砸下之间,守着的是他们的本心。

沱江边的夜是热闹的,这样一座古城,吸纳了体现现代生活的酒吧。没错,在这样一种古朴的街区,平镜般的沱江两岸,一排排过去具是酒吧,年轻的人们放开歌喉,不断重复着当年傩送和翠翠的故事。霓虹灯点缀了沱江,灯火映衬之下,沱江闪动着神秘的光彩。

沱江就是容易起雾,夜了,当两岸的灯火渐渐散去,寒雾又开始笼罩在了沱江之上。

站在沱江中心的独木桥头,放眼望去,真的会有『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的强烈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