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脚步近了,

而流浪的心却远了……

 

它远远的在记忆里流连,

流连着屋檐那冰旮旯的棱角,

晶莹透亮,耀眼,刺醒沉寂多年的梦。

 

远山的墨青色,

聚散无常的雾霭,

弯曲绵延的田埂小坝……

 

直直传送我魂归家门口,

那老柿子树下的黄狗,

是儿时的忠诚伙伴否?

 

田埂交错、

沟壑纵横、

群山环抱、

绿水常流……

 

不错,这里正是我的故乡!

它生我、养我,

在那老无所依的都市里,

我唯一能寄托厚望的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