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写些文字最难的就是写标题,大多数人不明白这点,像我这样写来写去,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的是什么,你想想,在我这种情况下,还怎么写标题? ­

人来人往的,反正都有自己的一套方式存活着,今天听说你发财,明天听说他暴富了,结果没过几天便有人横尸街头了,所谓何来? ­

我喜欢呆看着大街上来来去去的人群,不明白这样走来走去的有什么好,总是很多个模样很多个动作很多个不一样,我问苍天,它说我是个蠢蛋,这么简单也看不懂。 ­

我于是引而自责,大骂内心这东西,可是骂来骂去没一句可击中其要害,反而把自己弄得万分疲惫,由此我知道,世界上大多数人疲于奔命在生活线上,完全不是由着自己的,他们不骂是他们的损失,反正我知道。 ­

什么这什么那的,胡乱的扯,这样就出了名了,牛了起来,顶了不周山,看谁还敢不记住我?一时兴起处,云游仙外,一度过了大唐的土地,随意的点化那么一下,便得了先圣之名,多么美好啊,这也叫无为! ­

有人一度是以叫骂闻名于世的,当然那种骂简直让人是一种精神享受,由骂而升为一种哲学的,独台湾便占十之七八。我们常常在不经意中便学到了他们的那么一点二点的,骂起来实在是爽啊。 ­

世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这话真是对到骨子里头,先不管是对到了谁人的骨头,总之是对。你看嘛,就这样的文字竟然也没法拟标题,实在是荒唐到了极点,显摆什么? ­

就像女人失去贞操,男人失去了尊严般,世界今天也失去了它的光彩,因为它太对不起人了,怎么修理它,它就是不开窍,要什么没什么,而且要了就立马再也没有,有的只是无尽的苦恼,无尽的害怕,以及无尽的无休止的你争我夺。 ­

何必争夺,何必苦恼,哲学大师说:“心静自然凉。”这话是极有见地的,你就那么把自己埋到土里,再过个万年再出来,人家是人家,你都成阎王了,能不好吗?升官了,升级了,好! ­

电脑都要升级,何况人呢,这就升级去也,去到电脑店,无法升级,去到小卖铺,人家说你神经有问题,于是只好去到天堂,这样上帝或是玉帝就说了,你这人平生没做任何善事,就是没给希望小学捐过款哪,不能给升级,这样一不忿下就与天堂吵翻了,结果可想而知,被扔到了地上,再被人家踩到了地狱里去,先问过为什么大家争着踩啊,全因为踩了就能高升进天堂呢,这样大家进了天堂不一定升了级,在地狱里,偶然之下,升级了,唉,不错啊! ­

培训这个,培训那个,全不知道这样就能升到什么程度,总之能赚多一些钱吧,可惜要投资,这便扯到了钱眼眼里,怎么扯,这辈子也别想往外扯了。 ­

苍天啊,你就赐一回痛快吧,一场豪雨,便要了小茅草屋的命,还没等杜甫立信于草堂,早已有外出者在辕门外唱起征歌,说什么琥珀夜光杯,说什么醉卧沙场,亦或什么金戈铁马等等,大家争啊,争这个名呢。 ­

我有一中文老师,其人甚爱诗,且常自吟咏,自娱自乐。有一回咏了一调“蝶恋花”,这下不得了,诗词不分下不了了之,往后变也无味了,干看着一窗碎玻璃在风中摇曳! ­

古有黄梁梦中混沌,今也有孔氏乙己曾在萧瑟寒风中死去,之后便诞生了狂某人,其日记形式之独特,可谓旷古绝今矣!­